纺织服装网

当前位置:首页
>>
>>
正文

北京垃圾焚烧社会成本将超370亿 专家建议立即终结电价补贴

北京要为生活垃圾焚烧处理付出多少社会成本?这个问题让“变废为宝”的焚烧发电模式再次引发争议,而在资本市场倍受追捧的垃圾发电商业模式或许也将迎来变局。  3月22日,由中国人民大学首都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北京每吨生活垃圾焚烧的社会成本为1088.49元,其中超过70%为健康损失,剩余近30%为焚烧的补贴。按照规划及焚烧厂的建设进度,2018年,北京市11座垃圾焚烧厂的全过程社会成本将达373.2亿元。  然而,上述费用隐藏在低廉的焚烧处理费背后,营造出垃圾焚烧成本低廉的表象,进而促进了垃圾焚烧发电行业的快速发展。  “变废为宝”模式存“隐形”成本  垃圾处理是个“老大难”问题,《城市建设年鉴》数据显示,北京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从2000年的244.39万吨增长至2014年的733.8万吨,年均增速8.17%。  在中国,对垃圾曾简单粗暴地以填埋方式处理,既侵占土地又污染土壤,而随着垃圾处理费的持续走低,垃圾焚烧成为“曙光”。《北京市城市生活垃圾焚烧社会成本评估报告》(以下简称《评估报告》)以现有数据推算,北京市生活垃圾焚烧率将在2017年末至2018年初达到高峰,接近60%。  因可以“变废为宝”,垃圾焚烧发电成为备受推崇的处理方式。安信国际2017年2月研报分析称,按照住建部《“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至2020 年垃圾焚烧处理能力要在总无害化处理能力占54%,“十三五”期间预期垃圾焚烧发电板块将保持高景气度。  近年来,各地加快落地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与此同时,行业内上市公司业绩加速释放。根据业绩预报,行业内领先企业绿色动力环保(1330.HK)和粤丰环保(1381.HK)预期2016年度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约50%及45%。  但值得注意的是,记者从行业研究者及从业人员处获悉,垃圾焚烧发电企业约70%的收入来源于政府提供的发电补贴,而一些焚烧企业甚至以20元左右的价格中标焚烧处理项目。如若电价补贴模式终结,整个垃圾焚烧行业也将面临商业模式变革。  “焚烧电价补贴是错误的政策。”主导调研报告的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宋国君认为,焚烧电价补贴已脱离初衷,成为导致众多问题和高昂社会成本的关键一环。此外,记者获悉,该研究报告已经被递交至北京市政府相关部门。  与此同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专业时,《评估报告》的结论显示,垃圾焚烧行业的高景气度是建立在对行业成本的误解之上。“北京市政府表面上支付150元/t—173元/t的垃圾焚烧处理费,但实际上,高昂的成本通过各种补贴以及二噁英等危害空气污染物的健康损失等分摊”。  《评估报告》首席专家、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宋国君认为,巨额社会成本隐藏在低廉的直接焚烧处理费后,误导了公众及相关决策。  经调研,由北京目前正常运营的三个焚烧厂测算出,北京生活垃圾焚烧处置社会成本每年约20亿元。北京拟建及待投产焚烧厂8座,预计2018年将正常运行,彼时11座焚烧厂生活垃圾管理全过程社会成本将高达373.2亿元,年焚烧量达597.2万吨。  假定所有焚烧厂的排放均达标,按成本计算,焚烧处置全过程需4000元/t,加上运输成本即6000元/t。“(焚烧)60%的垃圾相当北京GDP的1.3%,这个代价实在是太高了。”宋国君说道。  电价补贴“掣肘”垃圾分类?  在垃圾焚烧发电的所有补贴中,上网电价补贴占补贴项目的近两成,但却撑起了一个行业的繁荣。一位从事垃圾黄石癫痫科专科医院?焚烧发电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证实,焚烧发电上洛阳那里能治癫痫网电价补贴成为该行业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比约70%。  虽然是靠着补贴发展,但并不影响行业的盈利水平,不少上市公司也积极涉足。以“半道出家”的盛运环保(300090.SZ)为例,其2016年半年报显示,垃圾焚烧及发电业务毛利率为57.03%,在主营业务毛利率中名列前茅。  一方面是垃圾焚烧发电行业的高速发展,另一方面却是垃圾分类的寸步难行。“如果没有电价补贴,焚烧厂会有高热值低水分的诉求”,宋国君认为,焚烧电价补贴帮助维持了垃圾不分类的现状。  另外,《评估报告》指出,焚烧电价补贴还可能刺激焚烧厂以辅助燃料或其他高热值垃圾发电盈利,成为新的污染源,并减轻地方政府实施分类减量的压力。  “焚烧电价补贴是错误的政策,是引发问题的关键一环”,《评估报告》指出,近年来垃圾焚烧项目确定社会投资人的竞价中,垃圾处理费中标价持续走低,政府形成了对低价焚烧的过度依赖,需要予以纠正。  “资本市场加剧了低价竞争。” 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向记者分析认为,“为什么野蛮扩张过程中会低价竞争啊,就是可以提取建设利润,又可以进行低成本融资,而低成本融资来自于项目扩张的速度,速度快、融资多,现金流才能不崩盘。”  “(中标价)从60块钱降到30块钱,利润已经很低了,但是成本还是能维持的,并没有低于成本价。”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公司总监李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占比)70%的发电收入是否应该存在,我觉得非常值得探讨”。  “焚烧电价补贴使得垃圾焚烧发电行业的竞争力增强,而取消后则将提供给各种技术公平竞争的环境。”北京中科国润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李忠锋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道。  宋国君提出要立即终结焚烧电价补贴,但并不是不再补贴,“没有电价补贴我们用焚烧处理费替代,不是说不给人钱”。  但这仍将对已形成寡头竞争的垃圾焚烧发电行业带来重大影响。“补贴取消后,70%的收入来源断掉了,行业将重新洗牌”,李炜认为。